这里所说的“狂想”绝不是什么修辞手法,真的就只是句面意思而已。

安徽歙县示范幼儿园做了一个很吓人的示范:他们把教学楼设计成了猴哥的脸。

大师兄会变土地庙不假,什么时候也会变幼儿园了?

这样狂野的想象力,在中国建筑界并不罕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