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看妈妈经常跟她说那些话:

她被选上当陪审员,母亲知道后的第一句话就是:你干的了陪审员吗?

看你这满脸倦容,怎么穿这么老气的衣服,应该配颜色鲜亮点的衣服。

你们这房子怎么买到这么偏远的地方,又小位置又不好,跟着他吃苦你到底图什么?

看上去,她没有一点可以是让妈妈满意的。

在妈妈不辞劳苦的否定和打击里,里沙子终于长成了一个内心自卑的姑娘。

她不敢守护自己的底线,结婚前自己开始还兴致勃勃地坚持就算结了婚也要工作,结果因为丈夫一句话“女人还是在家里带孩子比较好”就改变了自己的底线。

每次她和丈夫产生分歧,只要丈夫坚持,她就会妥协:你要觉得我话里带刺,可能说明你不正常。

婆婆提供菜单,帮忙做饭,她认为是对自己能力的否定,想尽办法的委婉拒绝,不管自己多忙多累,都让自己撑下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