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2016年前,欣泰退一直“籍籍无名”,但是在其上市生涯终结的前一年成为了市场广泛讨论的对象。只是尴尬的是,每一次的被提及,都是被当作反面案例,一次又一次地被从“耻辱簿”中揪出来。

用欣泰退实控人温德乙的话,“对于欣泰退的退市,如今我也只能坦然接受。”

20年前,丹东当地找到了37岁的温德乙,希望“白送”他一家工厂。而这,正是他与欣泰退命运纠缠的开始。

那是一家建立60年代的小型国企,生产机械、电工设备,因为种种原因,一直亏损,负债累累,包袱很重。当地几次“叫卖”,即使是0元出售,也依然无人问津。

最后到了年底,当地才终于找到接盘者——温德乙。虽然温德乙是0元收购的厂子,但是实际上评估确定的出售低价是-335万元。工厂除了价值600多万的土地外,就是本就要报废了蒸汽炉子和两辆客车,设备加车总共作价8万块钱。而总负债却有1100多万。另外还有430多万元的职工安置费需要支付。